配资安全平台

手机版


北大教师辞职创业 如何在公司濒临破产之际把估值推上10亿?

发布时间:2020-01-21   来源:网络整理    

配资安全平台  我们创业的底线是,哪怕我最后是要饭,至少我也可以决定是在海淀区要,还是在宣武区要。

  

  提起奥琦玮公司可能大家并不知晓,但提到“餐行健”很多做餐饮的业内人士都知晓。因为,“餐行健”的数字化系统服务被很多餐饮连锁企业运用并得到广泛认可。如今,企业估值已达到10亿人民币。

  但其实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奥琦玮公司只是单纯的电子菜单供应商。但通过经营创始人孔令博发现,商户担心用餐者不接受这样的新型点菜模式。在公司运行两年后,账面上的钱也差不都花光了。创始人孔令博和他的团队面临着转型的困境。

  孔令博于是决定,从单纯提供产品向提供服务转变。今年,包括德云社、郭家菜等多家知名餐饮连锁企业都开始使用奥琦玮公司旗下不同类别的产品。

   孔令博对品途网记者表示:“一个好的B端产品不仅能够提供技术支持,也能充分理解线下行业,尊重客户本身的商业逻辑和特点,解决产品问题。”“随着越来 越多的企业服务产品进入餐饮行业将助推我国餐饮业的发展,运用新技术我国的餐饮产业效率将大大提升,未来餐饮业将诞生国际知名连锁品牌,而B2B也将诞生 股市价值 的独角兽公司。”以下为孔令博口述他转型过程中的困境。

  北大教师辞职创业

配资安全平台  “哪怕我最后是要饭,创业也可以让我决定是在海淀区要,还是在宣武区要”

配资安全平台  2006年,我从北大辞职。那一年,结婚、辞职、创业。

   我跟别人创业的理由可能不太一样。别人可能是已经想好了要做什么事或者要完成一个目标,而我是因为觉得之前的道路不适合我。就像有的人喜欢野山,有的人 喜欢名山;有的是规则偏好型,有的是风险偏好型。在学校里工作是成熟的路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能看到未来的样子,而我更喜欢面对不确定性,释放自己的 潜力和个性。

  我们创业的底线是,哪怕我最后是要饭,至少我也可以决定是在海淀区要,还是在宣武区要。这是写在当年刚创业时写在会议纪要里面的。

配资安全平台   2006年年底,四个人凑在共同租的房子里喝酒聊天,几杯酒下肚,一致决定将谈论许久的创业付诸实践。每人拿出8000块,凑了32000作为启动资 金。这个8000是当时拍脑袋的。我们想,创业是创造价值,32000花完了,没有办法活下来,那么就算了。这里面有个能力结构适合不适合创业的问题。

   我们4个合伙人都是北大计算机相关专业毕业的,其他3个人当时有在外企的,都有很好的工作。最初我一个人辞职出来,其他人一边工作一边创业。大家当时也 都是非常积极的想要出来。我说你们先别辞职,这样如果失败,只有我一个人要重新找工作,大家损失小一些。所以作为老大,你首先要考虑别人的利益,这样合作 才能稳定。

  合伙人要基于能力的互补,而不是简单的价值观共鸣。这和现在的主流说法是有些不一样的。基于能力的互补更容易找到合适合伙 人。创业之初只要有个共同的目标并且能力互补就好。共同追求做事业过程中的价值观,而不是炒股配资 的流行价值观。在诱惑面前,人是会变的。而在做企业的过程中 大家是基于能力互补一起奋斗,团队相处会比较简单。

  创业首先要生存下来。我们团队是技术出身,可以做项目外包。其中最有名的是航天五 院的卫星系统弹道设计服务平台,后来这个项目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我们还做了发光的衣服、会跑的闹钟、蓝牙的墨镜,在当时都是很创新的概念,很快掘到 了第一桶金并得到了很多主流媒体报道。

  找准项目获得关注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 们想识别一个更大的炒股配资 问题,寻找一个方向。在吃饭时,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经历,点完菜,服务员告诉你这个菜没有了,很多菜谱上的价格是用笔涂改的,所 以,我们想要尝试用电子菜谱替换传统纸质菜谱。这是07年的时候,还没有Ipad,智能手机也没有普及,我们就想能不能应用触摸屏、嵌入式技术、wifi 技术,自己做一款硬件。

  虽然公司账上有盈利,但是如果做电子菜谱,那么就没有精力再去接别的赚钱的活儿了,所以做了第一次天使融资。

   和联想之星的同学交流,其他创业者也会问我,投资人的钱该不该要。在早期,这里面最重要的可能不是股权分配的比例,而是这笔钱对你业务发展的意义,如果 没钱没法做,那就应该顺利拿到钱为主。那个时候我们觉得如果没有这笔钱,就没法做新的产品,所以也没有太纠结比例问题,在一名北大老师介绍下很顺利就完成 了融资;后来比较幸运的是,这个天使投资在我们后来一轮投资人的帮助下全部回购了回来。


东南配资网开户

河源炒股开户

巴彦倬尔炒股配资

创利配资

晋城炒股配资

南平股票配资公司

壹加壹金融

壹加壹金融

资产配资公司

河南信赢配资